地址: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前灣一路63號前海企業公館八棟
Email: sql@qianhailaw.cn
Phone: 0755-88981188
Fax: 0755-88981199
广东星辰前海律师事务所 | 域外研究丨第四期:律所執業機構觀察完結篇 ——發展趨勢大盤點
首批入驻深圳前海的律师事务所,星辰前海律师肩负着开创和突破传统律师业务模式、接力中国律师体制机制改革的战略使命。立足于规划的现代服务业体制机制创新区, 现代服务业发展集聚, 香港与内地紧密合作的先导区,珠三角地区产业升级的引领区,主要从事金融业、现代物流业、信息服务业、科技服务等其他专业服务。
深圳律师,前海律师,涉外法律,前海金融,前海政策,前海规定,深圳前海星辰律师,星辰律师事务所,前海优惠,前海投资,前海跨境法律,现代服务业,前海蛇口自贸区,深圳前海新区,深圳前海
22338
single,single-post,postid-22338,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area_uncovered_from_content,qode-theme-ver-7.6.2,wpb-js-composer js-comp-ver-4.6.2,vc_responsive

域外研究丨第四期:律所執業機構觀察完結篇 ——發展趨勢大盤點

29 4月 域外研究丨第四期:律所執業機構觀察完結篇 ——發展趨勢大盤點

在分析了十三個國家與地區有關律師執業機構規定的共性與特性後,我們得出了哪些啟示呢?
 

一、嚴格規制個人執業

律師執業機構最早源自於個人執業。隨著法律職業群體的擴大及律師執業機構制度的成熟,個人執業的疏職風險也越來越大,各國各地區對個人執業的監管也日趨嚴格,律師法對個人獨立執業組織在執業行為、執業道德方面規制的觸角也越發深入。

二、有效規制合夥律所的責任承擔與管理

合夥制律師執業機構也是發展成熟的律師執業機構之一。中國香港地區和新加坡率先探索了有限合夥的責任承擔方式。美國也開始探索對合夥人的責任在律師法中詳盡規制。從制度發展角度看,這既是律所合夥制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標誌,也可以看作是律師執業機構公司化探索的一個起點。從職業發展角度看,對合夥律所責任承擔和管理的有效規制,既有助於法律執業向專業化的更深程度發展,也有助於激發法律執業群體的市場活力,使其更靈活地服務於飛速發展的社會大局中。

三、公司制律師執業機構初具規模

日益龐大的法律服務市場和日益複雜的新型法律問題催生了對律所團隊服務、一體服務的需求,公司制律師執業機構也逐漸發展壯大,並在至少一半的代表性國家和地區的律師法中上升為制度。法律公司這一形式已在律師執業機構形式中佔據了一席之地。公司制管理也意味著更成熟完善的運營與管理模式,這將有效彌補傳統律所在運營管理方面的不足,促進法律執業的規模化發展。

四、去地域化的法律聯盟與法律集團是未來風向

律師執業機構最先進的形態,當屬法律聯盟與法律集團。只有這兩種形式,才能有效在全球差異化的法律背景下做到基本規則的統一,助推法律執業群體和執業組織的全球一體化發展。新加坡在這方面的實踐經驗值得我們深入研究總結。

五、將公司律師、公職律師納入律師執業機構範圍

擴大律師執業機構的概念,將公司律師、公職律師等從事律師性質職業的組織團體全部納入律師執業機構,而不區分其企業、單位性質,是律師執業機構的重要開放革新舉措。

六、混業經營、開放融資、律所上市是趨勢

與公司制、集團化律師執業機構相適應,混業經營、開放融資和律所上市將是一段時期內國際律師執業機構發展的重要方向。蓋特利(Gateley)是英國第一家上市的律師事務所,自2015年6月上市。據粗略統計,在legalfutures網站2020年1月6日的一篇報導中,至少提到了knights、Emms Gilmore Liberson、Keystone Law、City firm Rosenblatt、DWF、MJ Hudson、Anexo Group、Redde、NAHL、LCM、Manolete Partners、ULS Tech等13家上市律師執業機構。[1] 而據澳大利亞Business News Australia在2019年6月的一篇報導,澳大利亞已有Slater & Gordon、Shine、Xenith IP Group、QANTM Intellectual Property、IPH和Australian Family Lawyers共6家上市律師執業機構。[2] 混業經營應市場需求而產生,開放融資、律所上市則既有助於通過公開透明的機制加強對律師執業機構的監管,也可推動律師執業機構更加適應並引領市場化、國際化的社會發展方向,在組織機制上更加健全有力。

七、對外國律師執業機構給予對等待遇或國民待遇

律師執業機構隨著服務企業的全球化步伐也走出國門,遍佈世界各個國家和地區。順應這一趨勢,各國各地區也多在律師法中對外國律師執業機構作出規定,創設了豐富的國際化律師執業機構形式。

各國因開放程度不同而給予外國律師執業機構對等待遇或國民待遇。對等待遇一般以原資格國對本國律師執業機構給予對等待遇為前提。國民待遇則可表現為無差別的對待外國律師執業機構與本國律師執業機構,如允許外國律師與本國律師合夥,或成為本國律師執業機構的管理人、投資者等。這兩種方式適用於不同的國情,均具有合理性。

至此,有關律師執業機構的系列觀察共四篇暫已結束。下一系列將是對律師屬性定位與使命職責的觀察,希望大家繼續關注。

注釋

[1] Neil Rose, Strong year for Law PLC as most firms’ shares surge, https://www.legalfutures.co.uk/latest-news/strong-year-for-law-plc-as-most-firms-shares-surge.

[2] Business News Australia, Australian Family Lawyers to make ASX debut this week, https://www.businessnewsaus.com.au/articles/australian-family-lawyers-to-make-asx-debut-this-week.html.

标签: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