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前灣一路63號前海企業公館八棟
Email: sql@qianhailaw.cn
Phone: 0755-88981188
Fax: 0755-88981199
广东星辰前海律师事务所 | 域外研究丨第十一期:域外律協觀察啟示錄
首批入驻深圳前海的律师事务所,星辰前海律师肩负着开创和突破传统律师业务模式、接力中国律师体制机制改革的战略使命。立足于规划的现代服务业体制机制创新区, 现代服务业发展集聚, 香港与内地紧密合作的先导区,珠三角地区产业升级的引领区,主要从事金融业、现代物流业、信息服务业、科技服务等其他专业服务。
深圳律师,前海律师,涉外法律,前海金融,前海政策,前海规定,深圳前海星辰律师,星辰律师事务所,前海优惠,前海投资,前海跨境法律,现代服务业,前海蛇口自贸区,深圳前海新区,深圳前海
22388
single,single-post,postid-22388,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area_uncovered_from_content,qode-theme-ver-7.6.2,wpb-js-composer js-comp-ver-4.6.2,vc_responsive

域外研究丨第十一期:域外律協觀察啟示錄

06 5月 域外研究丨第十一期:域外律協觀察啟示錄

通過對上述十三個國家和地區的分析,我們發現律師行業運行實質上都有外部監管,並且嚴格一直都是律師行業管理的代名詞。可以肯定,對律師行業進行嚴格管理和監督是符合國際慣例的。從提高律師行業國際化、現代化的角度來講,各國各地區對律師行業的管理對深圳的啟示有以下六大方面:

一、行業監管法是律師法的本質特徵之一

各國各地區律師法,其實質是行業監管法。律師行業管理制度千差萬別,但無論是自律與外部監管結合,還是表面上看完全協會自我管理,其都有一個實質上的外部監管者。各國各地區,尤其是歐美發達國家,都對律師行業的管理、培訓、監督制定了詳盡的規則,並由律師協會和外部機構共同執行。英美法系的律師法更是體現出較強的義務法特徵,其中對於律師協會的規定,從律師協會的結構設置,人員變動到如何行使管理律師的權力,每個行為都有相關法條進行詳細規定。並且在授予律師協會管理律師權力的同時,也規定了對律師協會的監管方式,形成了一個自上而下、完整、統一的行業管理模式。可見,從國際的角度看,律師的管理趨勢是律師協會加上外部機構共同管理。

世界各國各地區在律師行業的管理中有著很多相似之處。大部分國家的律師行業管理模式都是律師協會直接管理,法院等司法體系對行業整體進行指導、監督和懲戒,而部分國家還設置了獨立的管理機構進一步協助法院對律師行業進行管理。但相同點在於,無論在哪個國家,對律師進行管理、監督和懲戒的權力都來自於法院或司法部的授權,並且在多數國家,律師協會並不具有直接對律師進行懲戒的權力。

二、“兩結合”監管對律協現代化治理能力和治理水準提出更高要求

“兩結合”監管模式下,監管權力的界限劃分、監管責任的分配等問題,對律協現代化治理能力和治理水準提出更高要求。只有具有優秀治理能力和治理水準的律師行業組織,才能在“兩結合”監管模式下發揮更大作用。

由於律師職業的特殊性,律師是一批在法律授權下與司法機關共同尋找真相的人,在很多國家地區的法律中,律師組織被視為法院的延伸,律師被視為司法正義的維持者。基於維護法律正確性的角度看,對律師進行管理和約束是必須的。

但要確保律師行業的蓬勃發展,保證律師行業特性,也必須給予律師行業足夠的自由,這就要做到明確協會及上級權力機關管理權力的權力邊界。

各國各地區法律行業的實踐可以證明,嚴格的管理不會禁錮行業的發展,不明確的管理才會。深圳應該借鑒各國各地區、各地區的成功經驗,提高協會、管理機構的管理職權,明確協會、機構的權力範圍。做到機構權力和律師權力都有邊界,雙方相輔相成,並充分發揮律師協會在治理能力和水準現代化進程中的的作用。

三、引入法官、學者等多元主體參與律師行業管理

將法官、檢察官、政府人員、學者、社會賢達等納入行業治理主體隊伍,參與律師職業資格評定、職業操行管理等、是許多國家的優秀實踐。當前,我國並未有納入法院法官成為律師職業准入考察人員和品行核定人員方面的規定,鑒於普通法系賦予法官掌握律師職業資格准入實權和核定律師品行的規定符合當前的國際潮流,建議借鑒此方面的規定,將法院法官納入我國律師職業准入考察人員和品行核定人員,在提高法律職業整體專業性的同時,也有助於法律職業共同體的構建,推進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法治體系的建立和完善。

四、設立律師學院等各級全方位律師培訓制度

對律師的職業水準和職業操行開展全方面持續培訓,是幾個國家的特色做法。如德國和新加坡在律師法協會管理方面規定了有關律師學院等培訓的機構設置。此外,德國還設立了各級律師法院和律師紀律法院。多重的律師培訓機構,保證了律師在入行後持續的在職業水準和操行等方面得到提升,而不是僅在入行時做考察。培訓制度使得行業對律師的整體素質有了可控性,有了方向指引。這種可持續的培訓機構,以及多級全方位的設置模式經驗,值得我們借鑒。

五、以跨地域律協聯合會推動區際規則一體化

研究發現,即使非聯邦制國家,如日本,中國臺灣地區,德國、法國,也有跨地域律協聯合會的設置。在聯邦制國家,各州高度自治。但是,各州逐漸以律協聯盟出臺示範規則的形式,推動區域間行業管理規則的一體化。美國ABA律師協會的示範規則、澳大利亞的法律職業法示範法案即是典型。以澳大利亞為例,90%以上的州選擇根據示範法案確定的統一規則制定本州的法律職業法。因此,原則性規則的統一,是不同法律背景下律師行業、法律執業行為一體化的一個有效路徑。這既是律師行業管理的一大發展趨勢,也為解決我國兩岸三地不同法律語境下行業交流合作問題提供了一個思路。

六、律師准入和管理注重道德品行與身心健康要求

許多國家和地區的律師行業管理組織對律師在進入行業以及職業年審等管理過程中提出了道德品行方面的要求。我國目前主要是通過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和實習律師培訓的方式考核擬從事律師職業者的資質,我國律師法和《深圳經濟特區律師條例》僅僅從表面對律師的資質作出了簡略的表述,並未就更深層次的職業資質、尤其是律師品德方面提出要求。深受儒家思想和中華法系影響的我國中國臺灣地區、日本、越南在其律師法中體現了法律人和道德人兩結合,這值得我國基於未來在建設一帶一路法治體系、弘揚和復興中華法系、提高法治文明的考慮加以借鑒,以供我們在律師資質、尤其是律師職業道德和倫理提出更高的要求。

同時,我國律師法、深圳經濟特區的律師條例中都未提及律師具備正常身心健康狀態的要求。缺乏正常身心健康狀態會嚴重影響法律執業者的工作狀態和工作能力,因此,正常身心健康狀態是成為一名合格執業律師的必要條件之一。借鑒德國、新加坡、日本、韓國、我國中國臺灣地區和我國中國香港地區對於執業律師具備正常執業能力之身心健康狀態,不僅是與當前國際潮流接軌,也有助於從立法層面強化律師執業團體准入門檻的高要求。

至此,關於律師行業(協會)運行的觀察就已完結,下一部分將是本系列研究的最後一部分,即有關律師權利與義務的研究。

标签: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